话剧版《上甘岭》:二号坑道里的12天     DATE: 2021-02-26 03:07:43

话剧2019年破获的三起间谍案件

因为一旦遇到困难,版上就会有一群人在后面说,版上你看,当时我说过了吧,你们这些人太冒进,最终出了问题。还是要回到我们正确的道路上,这些所谓的创新,都是泡沫。而会有另外一群人说,甘岭这些挑战,都是在转型过程中必须要经历的坎,你迈不过去就会死掉,但是如果你连迈都不迈,会死得更惨。

话剧版《上甘岭》:二号坑道里的12天

坑道这样双方的价值观就产生了严重冲突。所以一个机构几乎不可能通过洗脑的方式把35岁以上的人(成熟阶段的人)的整个价值观做改变。就像上面所说,话剧人到35之后就很难接受新科技了。例如,版上很多上了岁数的成功人士习惯用功能机,版上他会说这些智能手机你们年轻人用用就可以了,我就不用这个东西了。因为他的习惯、他的整个世界已经在固定的框架里面了。

话剧版《上甘岭》:二号坑道里的12天

价值观最大的特性之一,甘岭是很难被改变。而且,成功次数越多、时间越长,越难被改变。坑道—2 —流程

话剧版《上甘岭》:二号坑道里的12天

话剧企业基因的第二部分是流程。

公司一旦新成立一个部门来进行转型,版上新部门往往会受到流程上的挑战。用一场千里追凶的案子作为主线,甘岭穿插了另外两个和主线案件相关的支线案件,层层迷雾之下,才是案件的真相。

影片中多处对光影的运用堪称一绝,坑道特别是影片里两处关于窗户的特写部分。还有影片中在玉米地里追凶的部分,坑道也是真实又不失悬疑紧张感,非常加分。说到这里会发现,话剧《千里追凶》的影片风格和我们之前看过的犯罪电影似乎都不太一样。

版上事实上也确实如此。整部影片看下来会发现电影没有借助地域环境来烘托悬疑气氛,甘岭场景都非常真实,甘岭也没有用穿插技巧的叙事方式来制造悬念,同时也不靠消费血腥暴力来夺人眼球,一昧煽情来赚人眼泪,就只是细致地、不偏不倚地讲了一个真实的追凶故事。